贾雪梅金秋内蒙游 发布时间:2018-02-21 19:17:52 
                                                          作者: 贾雪梅
透风沟穿林漫步   游目骋怀
                        文:紫蝶视角

      金秋时节,立身内蒙古旷原,满目苍茫金黄,远处虚岫凝彩,耳边有风涛翻滚之声,空中有鸟雀飞过,让人只愿伫立,狂奔,顺势跌在厚厚的草甸上大喊一句:“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

      这不是矫情,是被绝美的景致激发出的原始冲动,像孩子一样的欢悦和畅快!
26日中午吃过农家暖香的饭菜,拉过农家的大花被子,正想在土炕上稍稍歇息一下疲倦的身心,出发的声音再一次响起!阳光明媚,万物生阳,坐上越野车,翻山越岭,过河涉水,经过十余公里高低不平、坎坷崎岖的土道,最后车队停在一片平坦的树林里。
     司机师傅说这里是透风沟。下车来一阵风忽的刮过来,大家不约而同说道:这里不愧是透风沟啊!风凉飕飕的!
     午后的太阳依然高悬,金色的太阳肆意洒下热情的光辉,穿过五颜六色的树缝,落下一地的斑驳,金色的、绿色的、橘黄的绒毯铺在脚下,让人有些不舍得踏上去!一切都是明媚的,扯上我们的旗子,来一张合影,画框里定格人和物,背景是一片金黄!
     荡漾在树林深处,流连在每棵树下,在树林里追光逐影。秋景刻在镜头,秋意溢满胸怀!一直以来的秋到底该用怎样的言语来描述才更符合,直到到了内蒙古乌兰布统,我才真正的理解了秋,这一季的秋在印象里是深刻的、长久的,是时不时的拿出来反复咀嚼的!
透风沟最佳的拍摄时间应该在清晨和傍晚,那时低角度的光照能够使得景色更具立体感、光影效果更优美。当然,如果有时间的话,这里从早到晚都适合拍摄,因为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光线,能够勾勒出不同的美丽……











田园牧歌蛤蟆坝   秋色如歌美如画
            文:紫蝶视角
 
9月24日、27日两日进入蛤蟆坝,都给我不同的感受,对于摄影人角度不同、方位不同、光影不同拍出来的片子是完全不同的!
        沿着公路行走,路边随处都是景观,低处坑坑洼洼里长满各色植株,抬头望山坡上红色绿色金色的植物肆意生长着。拐角处,爬上高高的土坡,脚下沙窝里沙棘草顽强生长,对面次第起伏的坡地上,或疏或迷密地散落着株株白桦,拉近镜头那起伏的山坡变成近在咫尺的一块块不规则的梯田,被秋色染成金黄色的白桦林也能清晰进入眼帘。远处公路若隐若现,经过的车辆也融入秋色美景,成为画面中的亮点。
 
远观的蛤蟆坝景色更接近世外桃源般田园牧歌情境,而眼前清晰可见的齐刷刷残留在山坡上的草垛,与不远的金色白桦林形成鲜明对照。好似是理想中的世外桃源和现实世界的完美组合。所以,这种景色也许更加生活化、现实化,更有生活感。


      天色渐晚,一缕强烈的阳光立刻像舞台的强光灯一样,聚焦在山的西边,与周围依然的阴柔景色形成强烈鲜明的对比反差。那种响亮的光感和色差感简直如同交响乐队在长久的低音区酝酿后,突然由小号刺破那低沉的音域,一下子激昂明亮起来,顿时令人如痴如醉,如痴如梦……
      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面前,我等是那么渺小卑微,那么少见多怪,可是,有如此美景的享受,做一个渺小卑微的少见多怪客也是人生之大幸!













暖水倾倒在原野上的颜料   泼洒成驰魂夺魄的画
       文:紫蝶视角
 
    天气寒凉,青草变黄,在很多人的印象里草原应该是一片荒芜了,可谁知道,暖水——坝上草原的一部分,她竟美成了最耀眼的样子。
 
       虽早已知道草原的秋景醉人,但我还是被清晨的暖水秋色震撼到。轻步登上土丘坡,那漫山遍野的红松、云杉、白桦,正绽放生命中最绚烂的色彩。那倾泻在原野边缘、山岭之间的颜料,轻易地泼洒成一幅驰魂夺魄的画。
攀过高高低低的土坡,来到高处,有一条横穿两座丘梁之间的浅河。蜿蜒着流向远方!淡淡的颜色,如染发女子那一缕不同的挑染,我们的眼就再也离不开这一条河流了,她像是暖水的点睛之笔,恰恰好!
      暖水,其实就是一条横穿两座丘梁之间的浅河。一个“暖”字,倒让我浮想连篇起来,难不成这水不冻?问来问去,却没有答案。这是之前我未曾走过的地方,也是此行见过的最美的地方。能见度不错,虽天上无云,但并不影响我们隔岸观景。
       一群白色的羊趟水而过,融入画面,像一朵朵在水里移动的白云,点缀这多彩的画面。
 
 











三拐沟明丽的原野画卷
        文:紫蝶视角
9月27日清晨我们敲定路线往三拐沟、面子山方向驶来。寒露秋野,暮秋霜天。实得是天高地阔,树黄风凉,心怀舒畅的人生好时节。
       李清照有词云:“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昨日,我们也去把酒黄昏后,让暗香盈袖。今日却是奔向壮阔天地,朗朗秋水的豪迈与畅快。酒是浓烈火热的蒙古酒,香是踏马草原的枯草香,还有那歌,那舞,那黄黄褐褐,苍茫大原的风……
入沟前,先会从下坝梁的公路上鸟瞰全景,层次分明,色彩艳丽,和油画别无二致。入沟后,沿着蜿蜒的土路行进,看到的是由田地、白桦树、丘陵等组成的美丽画卷的细节。
一片片的白桦林,稠密葱茏,远近交错,衬着蜿蜒起伏的草地和白云蓝天,确是一处摄影写生的好地。偶遇散放的马群,坐卧行走,在秋日的阳光下悠闲自得旁若无人。无心惊动它们安静惬意的生活,我们掠过它们身旁,还是惊动了它们。
我们向着更高的,长满了各种野草的山坡走去,手脚并用揪草扒枝,三曲九拐沿着没有道路草坡爬到最高处,去纵览不一样的风景。高处一组皴黑的岩石孤零零的矗立,古朴苍桑,历经岁月的洗礼;居高望远,四野尽收:高低起伏的滚滚浪涛,不是碧波万顷,而是金波荡漾,那绿的、红的、白的、黄的就是那多彩的浪花。那些七彩的树木,仿佛约好了要次第在深秋里展开层次,互相衬托,随风摇曳,以尽可能妩媚的姿态展示自己,博取那一声声的赞叹。
山石的那边西边是大片的麦田,一望无际,麦子收割,田块齐整,远处是延绵不断的山丘,线条流畅舒展,田地里白色的线条和土路弯曲的线条形成强烈的比对。同行的红衣伙伴下山帮助同伴,远望,让人想起小人书上草原英雄小姐妹的画面!
 
如果说漫山遍野的桦树电击了你的眼,那么转一下视角看看干枯的白桦树,嶙峋苍白的树枝向天空伸展,蓝天白云之下,也别有一番风味。
那些白桦林已经不具有生命意义,但它们还是一株株挺立在大地上,白色的枝条在阳光下诉说中着对生命的无限怀恋,生与死就这样在大地上组成生动和谐的画面。它们站立成伟岸的身姿,站立成不屈的影!站立成讴歌的形象!
 
       这里除了大片的白桦林,还有一棵棵独立的小灌木。它们或傲然挺立在蓝天下,或静静地卧于低洼里,享受着白云的轻抚,几者和谐共存,共奏着坝上壮美的乐章。极目之处的美丽让人不忍触碰,唯有启动四处扫射模式,留下瞬间的精彩。
     远离层林的白桦树和独立的小灌木。它们挺立在远处,把自己站成了风景,守望在山坡和原野,点缀着广袤的草原和丘壑。孤独未必悲伤,它们精彩了自己,精彩了大地,也精彩了我们的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