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
登录 注册

说明:

新用户注册赠送5积分,积分可用于抵扣旅游费用、参加斗图活动等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
忘记密码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官方 2019-06-29 09:05 348 评论:0
1


作者;续武林秘籍2012


乘坐俄罗斯航班,从莫斯科前往亚马尔地区首府萨列哈尔德,在机场让我诧异的是,这么偏僻的地方机场提示牌居然还有中文提示,说明在俄罗斯就没有中国人不去的地方。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目前涅涅茨民族大约有四万多人,他们自古以养驯鹿、捕鱼、狩猎为生。是西伯利亚的土著居民,一年有260天生活于冰雪之中,温度时常达到零下四五十度,遵循着驯鹿的自然迁徙习惯,每年游牧之旅的行程几乎为世界之最。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涅涅茨人在斯大林统治时期悄然生存,侥幸保存了原有的生活方式,如今他们居住地是俄罗斯重要的石油、天然气产地,能源开发必然会破坏当地的自然资源。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从萨列哈尔德机场出来,路边有一座小小的航空展览,有几架老式的飞机摆在展台上。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接我们的大脚吉普车,马力很大在雪地里飞驰不必担心打滑漂移的问题。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坐上大脚吉普车大约一个多小时来到鄂毕河边,河面很 宽是俄罗斯的第三大河,它发源于我国新疆阿尔泰山,穿越西伯利亚经鄂毕湾注入北冰洋,在我国境内名为额尔齐斯河,河流全长五千四百多公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这是当地涅涅茨人的固定居住地,老人儿童不参与游牧的人员居住在这里。涅涅茨人信奉萨满教,后来有部分人改信东正教。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汽车在鄂毕河上又行驶大约一个小时,就换乘了涅涅茨人的交通工具摩托雪橇,这是我们乘坐的豪华包厢,涅涅茨人为我们准备了他们的防寒服,驯鹿皮的大袍子从头套到脚,在零下四五十度的低温下都没感觉到冷。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目前,涅涅茨人唯一改变的古老放牧方式,就是驯鹿拉的雪橇改为摩托雪橇了,居住点有了小型柴油发电机,定时发电用以照明和为我们电器设备充电。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途中几次因为雪太大雪橇陷入雪窝里,人员下车由其它摩托拉拽才能脱离困境,这里的雪上面有一层硬壳,因为我体重稍大经常踩塌了,“枯通”一下就到大腿根要爬上来费老劲了。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涅涅茨人之所以还能够保持大面积的牧场,是他们提供的鹿角、鹿茸、和鹿皮是俄罗斯创汇的物品,尽管涅涅茨人祖祖辈辈靠驯养驯鹿为生,但是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现在已经很难沿着祖辈的足迹放牧了。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穿林海跨雪原又是一个多小时的行程终于到达目的地。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涅涅茨人大多和蒙古人长相相似,他们居住的圆锥形帐篷如同我国鄂温克族驯养驯鹿时居住的“撮罗子”一模一样,一种用杉木棍架起用鹿皮或毡子裹起来的帐篷,非常利于拆卸拼装。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我们在涅涅茨人的部落,同他们共同生活在一个帐篷内五天四夜,他们的生活方式与我五十年前,在内蒙牧区插队时的场景如出一辙,帐篷中间一个炉台,人们围着炉台吃喝、每天早上起来喝茶、吃早饭、午饭、下午茶饭、晚上9点多还要喝一顿肉汤,每天五顿饭,内容完全一样,吃到倒胃。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晚上,在地下铺上毡子和兽皮就是床,如果炉内有火,帐篷里热的可以穿秋衣,一到晚上睡觉,炉火熄灭帐篷内外一样的温度。我们早上基本是冻醒的,因为晚上睡前不习惯喝鹿肉汤、吃鹿肉。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大姐用兽皮给一家人缝制御寒的衣服、靴子。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与我们内蒙不同的是,他们驯鹿我们放羊,他们烧木头我们烧牛粪,他们吃鹿肉我们吃羊肉,他们住撮罗子我们住蒙古包,其余生活方式基本差不多。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涅涅茨人因为放牧的缘故,部落与部落之间距离很远,一个放牧点基本只有一至两家人,我们所在部落是姐弟两家人组成。我们七个人分住两个帐篷。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我们住在姐姐家的男主人是这个部落的头领,在帐篷里一躺跟大爷似的,话语不多忠厚老实,但是,在外面所有的事都听他的。一看就是沉稳聪明了然于胸的汉子。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我们从国内带来烤肉的作料,在西伯利亚的荒原雪地里烤鹿肉吃,别有一番情趣。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我们的驻地大约在北纬66度,也就是在北极圈边缘,这是晚上拍到天边的北极光。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涅涅茨人的饮食非常简单,主食就是面包,其它有黄油,马哈鱼切成生鱼片,盐水煮鹿肉,咸鱼籽,大约就这些东西,吃一天、两天还凑合,后来有些难于下咽,主要是鹿肉就是一种做法,除了盐没有任何调料。我们出门一向是走哪吃哪,这次作为吃货的媳妇是真的开始接受不了了。带来的方便面和大姐的孩子分而食之,已经如同过年般的开心了。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弟弟一家人没有孩子,姐姐家有四个孩子,三个大的在城里上寄宿学校,我们到达的第三天他们放假回来,两大的是姑娘一个十六、一个十四岁,长得挺漂亮,不知道他们受完教育,是否来能回来继续游牧生活。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这是两个大女儿。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这天涅涅茨人给我们演绎了一遍放牧迁徙的全过程,撮罗子就是这样拆装的。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迁徙途中行进的驯鹿队伍浩浩荡荡相当壮观。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最原始的驯鹿雪橇。家里的女主负责头车,看护着雪橇里的女儿,男主的雪橇垫后,(现在垫后已改用雪地摩托)狗儿尽责的前前后后的跑着,驱赶着想要脱队的驯鹿。场景很壮观、很温馨也很辛苦。因为驯鹿会陷在齐腰深的雪中,男主和狗狗一定要帮忙。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回到驻地他们还展示了套驯鹿的技能,同美国西部牛仔的套马方法一样,使用软绳套索方式,不像我们在内蒙用的套马杆。他们的套索是用驯鹿的大筋编织而成,经常用驯鹿油盘润养护,套索紧实又柔软直径大概有一厘米相当结实,套驯鹿是涅涅茨男人必会的技能。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这头驯鹿一会就要被就地正法,成为我们的盘中餐,再也蹦跶不了一会儿了。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这是涅涅茨人宰杀驯鹿的方法,用套索活活勒死,这样可以最大程度的将鹿血保留在鹿肉里,和我们在内蒙掏羊心,大概是一个用意。但手段太过残忍,那只驯鹿静静的站着,跪下,不反抗,不哀嚎,场面非常扎心,老伴因无法接受而远离现场,绝对无法承受这一场面。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不大一会驯鹿被剥得干干净净,一些鹿血流在胸腔内,涅涅茨人用杯子舀起来就喝。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由于涅涅茨人长期在西伯利亚雪原游牧,吃不上新鲜蔬菜和水果,体内不能及时补充人体所需的维生素,所以他们在宰杀驯鹿之后,首先就是饮用动物的鲜血和吃生肉,用以补充体内的维生素,这种说法不知是否正确。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我在内蒙插队时老乡也有这样的生饮习惯。所有人拿着小刀手上血淋淋的,茹毛饮血的生活现在看到也是有些接受不了了。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在内蒙也有过吃生肉,喝鲜血的经历,既然到了这里就要体验一把,温热的鹿血如同煮完面的面汤,稠糊糊的略带一点腥味,口感极佳。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听说鹿肝是好东西大补,剌一块放到嘴里,鹿的肝可不像猪肝、羊肝那么嫩,嚼在嘴里很劲道有些弹牙,肝里的血水一下充满了我的口腔。你们别说着鹿血、鹿肝真是大补,喝的我将近七十的老头都有了感觉,难怪过去帝王家都吃这东西。(哈哈哈)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看他们男女老少吃的津津有味,我们这边几位女士看得龇牙咧嘴,目瞪口呆。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乳牙还没长齐的小姑娘也要尝尝。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这是我们居住地旁边的一条小河,早晨起来阳光明媚,放飞小飞机巡视周边领地,小河、森林、苔原,山舞银蛇一片冰雪世界这才是我的最爱。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河上飘着柔曼的轻纱,晨光、白雾把大地装扮的婀娜多姿,看到如此美景从心里产生一种抑制不住的冲动,大喊着“我又要骂人了,太他妈的漂亮了”,经常看我博客的人知道,凡是遇见刺激到我心里的美景时,就会情不自禁的喊着那句话,反正老外也听不懂。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阳光洒在雪原上,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息,在这么寒冷的地方除了涅涅茨人和我们再无其它,有城市密集恐惧症的人们,来这里看看。心灵都变得干净了许多。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小飞机的高空作业,把着美景淋漓尽致的展现在我们面前。前年去勘察加我们领队展示了小飞机的魅力,我当即就被秒杀了,这回与他双宿双飞太过瘾了。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行走在世界边缘的旅行(二)


这次不同以往的旅行,也是一次永远难忘的特别体验。
本篇完。下一篇继续介绍,我们在亚马尔不同凡响的经历。

登录可以评论哦~
加载更多

服务热线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