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
登录 注册

说明:

新用户注册赠送5积分,积分可用于抵扣旅游费用、参加斗图活动等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
忘记密码

2018年度第二届《金鼎杯摄影比赛》获奖作品展示

时间:2019-02-01    点击量:772


         新年伊始,万象更新,2019年新春佳节即将来临的辞旧迎新之际,四川西部风光摄影文化旅行社和西部风光颠峰摄影俱乐部第二届《金鼎杯摄影比赛》评选活动于2019年1月25日在成都顺利举行,由一百余位作者选送的一千多幅摄影作品和摄影游记的各个奖项在由摄影家杨桦、张锦能、唐跃武、张敬云、钱寿春、须纪杭、谢高俊、段小明、李友艳、杨宇组成的评委会的严格评选下产生。

        在众多的选送摄影作品中,作者叶松柏的摄影作品《纳米比亚红沙漠》在初选时就引起了评委们的青睐,当之无愧荣获了本届《金鼎杯摄影比赛》比赛一等奖。罗杰的《爷孙》和余建伟的《征途》以及唐哲亚的《时光长廊的托钵僧人》分别荣获二等奖。

       一等奖获得者叶柏松《光影交响曲》拍摄于非洲西南部的纳米比亚世界闻名的诺克陆夫国家公园神秘而古老的苏丝斯黎沙漠——“死亡谷”。这幅作品画面简洁,阳光下深邃的红褐色的三角型沙漠山丘加上好似音符的几棵孤独的枯树,构成了一首以独特摄影方式表达的光影交响曲。叶柏松这幅作品在表现手法上有着现代简约的艺术手法,在一个二维表现的平面上以色彩、形状、线条和纹理的点线面几个要素构成,简洁中不简单;这个沙漠独特的色彩就连绘画的调色板似乎也很难达到这样的明度,只有大自然的无私馈赠才能唱响这光和影的交响曲。

        二等奖获得者罗杰的《爷孙》摄于埃塞拉里贝拉,这幅作品的瞬间抓拍十分到位,无论是光线的运用,还是所表现得人物主题的表现上既传神又传情。而且作者在构图上也颇为用心,裁繁就简,在镜头的运用和画面的取舍心到手到,构成了一幅充满浓浓亲情的感人画面。

        二等奖获得者唐哲亚的《时光长廊的托钵僧人》摄于缅甸蒲甘 瑞喜宫塔 。该幅作品在人物与主题的表现上十分的突出,一静一动更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整个画面也很简洁利落。

        二等奖获得者余建伟的《征途》是拍摄的转场途中的一瞬,整个作品的画面气势宏大,光影运用及其迁徙场景作者也信手拈来,表现得恰如其分。

      因影赛获奖名额有限,很多优秀作品只能忍痛割爱而未能获奖。在此,我们向获奖者表示热烈地祝贺,对所有参与投稿的团员和支持本公司及颠峰摄影俱乐部工作的朋友表示衷心的感谢。公司将按规定对所有获奖者进行奖励,所有投稿作品将在“中国西部摄影网”以及微信公众号中展出,希望大家在来年的摄影创作中取得更大的丰收。


一. 第二届《金鼎杯摄影比赛》摄影作品获奖名单


一等奖《纳米比亚红沙漠》                             摄影: 叶松柏


二等奖《时光长廊的托钵僧人》                       摄影: 唐哲亚


二等奖《爷孙》                                             摄影: 摄影: 罗杰


二等奖《征途》                                             摄影: 余伟建


三等奖《恩爱》                                             摄影: 文玉


三等奖《春》                                                摄影: 薛林炬


三等奖《冰岛极光》                                      摄影: 何世钰


三等奖《奥地利戈绍小镇风光》                      摄影: 吴蓉璋


三等奖《大地调色盘》                                   摄影: 曾洪吉


三等奖《大漠驼铃》                                      摄影: 康明生


三等奖《冬牧》                                             摄影: 龚慧齐


三等奖《街头即景》                                       摄影: 富立平


三等奖《牧归》                                              摄影: 曾庆元


三等奖《天水合一》                                       摄影: 黄建成


二. 第二届《金鼎杯摄影比赛》摄影游记获奖名单


最佳游记奖《老茶馆》                                  作者: 谢善本


人在旅途奖

                《冰山上的来客》                        作者: 唐凯坚


                《行摄冰湖、翻越多吉拉!》        作者吴敬民


再次对获奖者表示祝贺,并对所有参与者表示感谢!


                                            四川西部风光摄影文化旅行社

                                            西部风光颠峰摄影俱乐部

                                                                  2019年2月1日

 一.2018年度西部风光摄影团员获奖作品



一等奖《纳米比亚红沙漠》                              摄影: 叶松柏



二等奖《时光长廊的托钵僧人》                       摄影: 唐哲亚




二等奖《爷孙》                                              摄影: 罗杰




二等奖《征途》                                               摄影: 余伟建




  三等奖《恩爱》                                              摄影: 文玉




 三等奖《春》                                                     摄影: 薛林炬




 三等奖《冰岛极光》                                                     摄影: 何世钰




 三等奖《奥地利戈绍小镇风光》                                      摄影: 吴蓉璋




 三等奖《大地调色盘》                                                摄影: 曾洪吉




 三等奖《大漠驼铃》                                                   摄影: 康明生




 三等奖《冬牧》                                                          摄影: 龚慧齐




 三等奖《街头即景》                                                    摄影: 富立平




 三等奖《牧归》                                                           摄影: 曾庆元




 三等奖《天水合一》                                                      摄影: 黄建成


二. 第二届《金鼎杯摄影比赛》摄影游记


最佳游记奖《老茶馆》                                       作者: 谢善本

 

       我们在广州自组的金秋川西摄影团一行16人于2018年10月21日乘飞机,下午到了成都,西部风光摄影文化旅行社有限责任公司的小司到机场接我们,到了酒店,领队段小明老师早已在酒店等候迎接我们了。

      这次我们期望已久的川西摄影共12天,第二天上午段老师带我们去拍摄的第一站是彭镇的老茶馆。

      老茶馆位于成都的双流县彭镇,彭镇不大,依旧保持川西民居建筑风格,比较清幽,老茶馆是在当地清末观音阁基础上形成的茶社。

到了老茶馆,里里外外很多人,一、两百平方米的老茶馆里面摆满了木桌竹椅,茶馆前后门口外面也摆上桌椅,桌椅很陈旧,竹椅程亮发黄,说明已用了一些年月了。椅子上坐满了茶客,从全国各地来拍照的人也不少。进到茶馆里面,看到地面是凸凹不平的黑色的泥地。茶馆外面和里面的墙面上还留有“毛主席万岁”等的标语和毛主席画像,这是文化大革命遗留下来的特有产物。

       茶客以本地老者居多,他们喝的都是一元一杯的茶,一坐就是大半天。喝茶、聊天、抽烟、打扑克,优哉游哉,获得精神上的满足以此种方式安度晚年。

       茶馆门口有一块小黑板用白粉笔写着“拍照10元,喝茶10元,拍照+喝茶=10元”的字样。对于外来的摄影师,交纳十元钱,可以给你提供一杯茉莉花茶,就可以免费拍摄了。其实你不买茶去拍摄也没有人管的,收费并不严格,但团队去拍摄的都会买茶喝的。我们一共18人,花了100元买了10杯茶,其实我们也不是很想喝茶,只不过算是给老茶馆一些费用吧。

       老茶客很淳朴,面对我们的镜头一点不反感,有几个用长烟斗抽烟的茶客还特意整整衣领,摆好姿势,表情自然,一点都不紧张,任人随便拍摄。


     老茶馆里面喝茶聊天的、拍摄的,很多人。



     木板和竹篱笆的墙上贴着毛主席的画像和“祝毛主席万寿无疆”,“毛主席万岁”等标语。



      老茶馆门口外面也摆满桌椅,有在打扑克的



       茶馆门口的路边也摆满了桌椅。


        水煲发黑发亮,说明已使用了很长时间了。



        老板烧水冲水,这个老板对摄影也很内行,遇到拍摄有困难的摄影者,他还很熟练地帮摄影者调整相机的参数。



      烧水递水。



       漂亮的老板娘正在拿茶杯,她是很多摄影者的追拍模特。



       服务周到,把茶杯送到茶客的座位。




       除了喝茶,也有一些人在打扑克的。




       茶馆外面还有一档理发的,理发师在为顾客掏耳朵。



       抽长烟斗的老茶客神态自若让摄影者拍摄。



        这个制作和出售烟斗的老人家坐在门口内侧旁边,侧光非常漂亮,用好像是牛角做的烟斗在抽烟,吞云吐雾,任由摄影者拍摄。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拍摄,大家都拍摄到很多好的镜头,快乐摄影、心情舒畅、满载而归!

       随后我们开车进入下一个景点拍摄。


人在旅途奖《冰山上的来客》                                 作者: 唐凯坚

       50多年前,一部《冰山上的来客》的电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电影故事讲述的是在帕米尔高原发生的反特故事,50多年后的今年10月,我终于有机会来到了故事所在地——塔县。

      塔县是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的简称,位于喀什市的西南面、帕米尔高原之东。塔县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县城海拔3200米,与巴基斯坦、阿富汗、塔吉克斯坦三国接壤,是新疆东联西出、西进东销的主要国际通道。

      


走入县城我有一种到了异国的新鲜感。原来聚居于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主要民族为塔吉克族是高原塔吉克族,3万人占全县人口82.53%塔吉克族属欧罗巴人种,民族语言为塔吉克语属印欧语系伊朗语族帕米尔语支。塔吉克族是崇拜雄鹰的民族,在县城入口就看到一座高耸的雄鹰展翅的雕塑。





      这里的居民多是鹰勾鼻的欧式面孔




       



         


     县城四周有雪山环抱,面积不大但很干净。那里的民风很好,听说县城建有一个监狱,但几十年来未收过一个犯人。






      “塔吉克”一词在“塔吉克”语意为“王冠”,塔吉克族男女日常戴的圆型帽子很像王冠造型,塔吉克妇女长相也显得高贵而端庄,她们崇尚仪表和美德。



      那天正逢双休日,不少塔吉克妇女穿着盛装,走在大街上给人一种非凡的美感。





      那里的人很友善,虽然不少成年人不能用汉语和我们沟通,但面对我们陌生人的镜头他们微笑相对。


     我们遇到从照相馆出来的一对新人,大大方方的让我们拍照。




         


                热情的小学生更喜欢镜头,孩子很有礼貌的主动与我们打招呼“您好”!


       


       


            塔吉克妇女有一双灵巧的手,善长刺缝制皮靴子。

       


       


听说塔吉克人爱石头,以前传统的民房用石头垒建,现在建房的建筑材料变了,但从建造家园的石头围墙精心构造的图案就很有艺术感。

每年金秋10月,是塔吉克人的婚礼旺季——高原秋收时节办婚礼,是喜上加喜的好事。在塔县能遇上塔吉克人婚礼,是帕尔高原最美人文景观,会令人回味不已,这么好的喜事让我们遇上了。




我们第二天中午12点在向导带领下,到离县城20多公里的塔合曼乡拜什库尔干村参加婚礼。听说塔吉克人的婚礼一般要举行三天,第一天男女方在各自家中准备,我们赶上第二天男方到女家迎亲的婚礼,婚礼活动是一整天时间。






新娘家的新村建设在一处山脚下,大片草场早已泛黄,进村小路两旁种一些柳树、杏树,虽然是枯枝落叶,等春暖花开时那里的景色一定很美。住宅是政府统一为塔吉克人建造,红瓦黄墙格外显眼,每户有一个小院。




     这个乡是在边境线上,政府还给每户人家配一辆摩托车,每户都派人自觉承担巡边义务。


       




    我们赶到新娘家人时,新郎与伴郎已骑着高头大马到了新娘家门口。新郎与伴郎还没下马,有两位小伙子在门口跳着鹰舞迎宾。








    这时小院内早已是音乐四起热闹非凡,不但有女方的亲戚与好友前来祝贺,还我们这些一大批不请自来的远方游客,把新娘的院子和家里全都挤满。






新郎与伴郎穿着西装,腰部系着三角形的花腰带,新郎的上衣的衣领和袖口绣有花边,伴郎上衣没图案。新郎与伴郎戴黑绒布制成的绣着花纹的圆形高统帽,不同的是新郎帽子绕着一根红白色编织的绳子。新郎与伴郎进入客厅,女方长辈给新郎与伴郎肩膀洒了面粉表示祝贺,女方家人端上奶茶与馕让他们品尝。

 

       


新娘在闺房穿婚服盛装,好奇的游客已在小房内把新娘围得水泄不通,我用手机盲拍了一张照片才看清楚美丽新娘的模样。








     那里村民们善良淳朴非常好客、小孩子热情开朗,很高兴我们来参加婚礼。我们下午要赶回喀什,只在新娘家呆了一个小时就要说再见,祝福这对新人幸福美满、白头偕老。
















塔吉克人的婚礼还有一项重头戏——叼羊。本来这一活动要在下午4点以后举行,但为了让我们看到叼羊,领队和主家商量能否满足我们远道而来的客人的愿望,热情的主人提前安排了叼羊热身活动,让我们过了把欣赏瘾。叼羊是在雪山下的一处草场进行,参加活动的都是年轻小伙,他们策马扬鞭高兴的互相追逐。

叼羊活动让我们饱享了眼福,婚礼过程我们欣赏到帕米尔高原冰山上的民族——塔吉克人不一样的民俗。

 

                                                                                                                                                    唐凯坚

                                                                                                   2018年12月



行摄冰湖、翻越多吉拉!》                                  作者吴敬民


西部风光摄影文化旅行社开辟了一条全新的川藏摄影线路。这是一条与经典摄影线路完全不同的行摄线路,新的拍摄景点!新的行驶路线!更有新的验!下面记述的是行摄边坝县金岭冰湖一段惊险刺激,令人难忘的经过!


    5 月 17 日早上 8 点,从边坝县城出发,走乡道前往崇山峻岭之中的金岭冰湖。出了县城不远,我们就迷路了,折返几次才找到正路。


这里的路很窄路况也很糟糕,路沿下方就是近百米的悬崖陡坡,望一眼令人头晕目眩。


途径草卡镇丹达村,稍事休息,我们惊奇地发现村里竟然建有公共厕所,看现代文明已经实实在在影响到了雪域高原的穷乡僻壤。


离开丹达村继续前行,山路蜿蜒崎岖,随着海拔逐渐升高,开始翻越多吉拉山。这里海拔 4400 多米,虽然已经是 5 月份,但是山体依然覆盖着白色的霜雪,环境阴冷潮湿,一些零零星星的藏寨就散布在皑皑霜雪之中,尽管自然环境十分恶劣,这些藏寨和开垦出来的绿色的农田,依然展现出勃勃生机,这是天堂附近一片片生命的绿洲啊!








翻越多吉拉山途中,我们竟然遇到了一对伫立在崖石上的秃鹫,这是进入藏区后第一次遇到秃鹫,大家兴奋起来,停下车长枪短炮一阵狂扫。


越往高处走,道路越泥泞,在海拔 5000 多米处,道路两边的积雪形成了近2 米高的雪墙,垂挂着一根根晶莹剔透的冰锥,雪墙外侧就是陡坡和悬崖,稍有
不慎就有滚落山坡的危险。


    


上午大约 10:30,我们终于到达了多吉拉山垭口。垭口海拔大约 5300 多米,大大小小的云团不停的从垭口轻轻飘过,垭口时而云雾弥漫,时而阳光明媚,巍峨壮丽的雪峰在云隙中隐约浮现,宛如天堂仙境;极目远眺,雪山莽莽,层层叠叠连绵不断直达天际;回望走过的山路,宛如一条玉龙,沿着山谷蜿蜒而来,时而隐去,时而显现,跃上山坡,划开晶莹的白雪,折折返返,盘盘旋旋,终于飞峙高山之巅。





    

在海拔 5000 多米的雪山陡坡上,电线杆顺坡就势架往山顶,翻过山梁将电力和通讯信号送往大山深处,为居住在深山峡谷中的藏民送去光明和温暖,使他们与外部精彩纷呈的世界联系到了一起。

翻过垭口继续前行,路的一侧依然是山崖,另一侧还是悬崖和雪山,路况仍然险峻。越野车转过一个山包,一个雪山环绕的大峡谷映入眼帘,这就是金岭大峡谷!金岭乡政府所在地。


    中午 12 点 40 分,经过近 5 个小时的颠簸,我们终于到达了金岭乡政府所在地:金岭镇。金岭镇地处金岭大峡谷内,四面雪山环抱,峡谷里气候温和,树木郁郁葱葱,有一种雪域江南世外桃源的味道,


杨桦老师开玩笑的对我说,在此养老如何?是呀,这里真是个远离尘世喧嚣静心养老的好地方,只可惜我尘缘未了,还是要回到尘世中,再继续磨炼磨炼吧!

    驱车前往金岭冰湖,经过一片茂密的树林,海拔 4000 多米的高原,竟然有如此茂密高大的树林,令人惊叹不已。杨桦老师告诉我们,这些是沙棘树,得益于金岭大峡谷得天独厚的环境条件,本来属于灌木的沙棘竟然长成了大树,据说,沙棘长成大树要几百甚至上千年。树林中有许多牦牛在悠闲的吃草,雪山、沙棘林和牦牛,构成了金岭镇独有的生态画面。

    金岭冰湖的正式名称是:炯普错,位于金岭乡东南大约 15 公里处,冰湖是若果冰川消融崩塌而形成,四周的雪山是若果冰川发育的源泉,不断消融崩塌的冰川使冰湖呈现出多彩多姿的融冰奇观!


此处虽然不是北极的冰天雪地,但是有着类似的冰雪奇观!


由于时间紧迫,匆匆拍摄完冰湖美景,我们立即踏上归程。从冰湖返回途径沙棘林时,大家又几次停车,以沙棘林和雪山为背景,兴致勃勃拍摄了不少牦牛的照片。


    当越野车驶出金岭大峡谷开上盘山公路时,我们停下车,回望雪山环抱中金岭大峡谷,只见沟壑、台地、藏居、河流、农田和佛塔,依山傍水错落有致,西下的阳光穿过云层缝隙照射着山谷,山谷中光斑陆离充满了灵气,山谷中升腾着的薄薄一层雾气如梦如幻,这就是金岭大峡谷,雪域高原的“江南福地”,堪称雪域高原的一处梦幻秘境!

    归程中再次翻越多吉拉山,经过太阳一天的照射,融化的雪水使道路更加泥泞,不过天气晴朗,视野好,行进速度比较快,大约傍晚 6 点 10 分,我们就到达了多吉拉山垭口。




翻过垭口,为了给上山的大货车让路,我们找了比较宽的路段停下车等待会车。青藏高原山高路险,修路不易,一般情况下路修的比较窄,只能单车通过,因此隔一段距离修一段比较宽的路面用于会车。


会车过后继续下山,可是没走多远,又出了状况,一辆满载物资的大卡车陷车了!我们只能焦急的等待,如果道路不能疏通,我们只好在海拔 4900 多米的雪山上过夜了!


时间在焦灼的等待中一秒一秒的流逝,晚上 8 点多,在养路工人的努力下,陷住的大货车被拖出泥潭,道路终于疏通了!

    虽然还有几十公里的山路要赶,但是大家心情舒畅,奔波劳累一天,一点也不觉得疲劳,一天的时间里,我们在泥泞险峻的山路上奔波了十几个小时,两次翻越多吉拉山,拍摄了高原冰湖、梦幻神秘的金岭大峡谷、罕见的沙棘林和一望无际的雪山景观,可谓收获多多。


常言道,不经风雨怎么见彩虹,美景藏着深山中,拍到美景是收获,走一走泥泞的乡道,翻越几次巍峨的雪山,感受一下什么是真正的“天路”,能获得这么一段“历险”经历,是更大的收获!再见吧,多吉拉山、梦幻金岭大峡谷和金岭冰湖,假如不能再来亲历一次,也一定会在梦中与你相见!
    

---后记--- 

    全新川藏经典摄影团,四川西部风光摄影文化旅行社组团,著名风光摄影家杨桦老师担任领队和摄影指导。5 月 9 日,摄影团从成都出发,途径磨西-海螺沟-新都桥-理塘-格聂神山-巴塘-邦达-洛隆-卓玛朗措-边坝-三色湖-金岭冰湖-萨普神山-比如-茶曲乡达木寺天葬台-那曲,5 月 21 日驱车 202 省道安全顺利抵达目的地拉萨,全程历时15 天。 这是一条全新的鲜有人涉足的川藏摄影线路,既有 318 传统摄影路线中海螺沟冰川下的牡丹花海,金沙江畔的高山藏寨。更有 318 传统摄影路线中所没有的格聂神山的神圣庄严,边坝三色湖的神奇,金岭大峡谷的梦幻,冰湖的冰雪奇观,萨普神山的威严肃穆,达木寺天葬台前的人生感悟。神秘的青藏高原在召唤,背起相机,走一次这条全新的川藏摄影线路,你一定会获得其他人所没有的摄影、人生收获!
 
    撰稿、配图:吴敬民
    2018 年 12 月 22 日于新西兰

2018年度第二届《金鼎杯摄影比赛》圆满结束 ,再次感谢广大影友对我们的信任与支持,  希望大家在来年的摄影创作中取得更大的丰收。祝广大影友新年快乐,诸事顺利,  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服务热线

微信公众号